您现在的位置: 净心之旅,传统文化,国学讲座,禅修,辟谷,养生,禅文化,中医,文化交流,道家,禅商,儒释道讲座,佛文化,儒家文化,雅集,大师讲座,身心净化,会议会展,企业培训,年会策划,禅道商道,禅与企业管理,古琴,茶道,梵呗,道德经,知行合一,佛禅文化,禅修内观,佛法讲座,企业文化,企业家禅修,Silk Road,meditation,Kungfu,culture,tea >> 世界文化遗产 >> 石窟壁画艺术
  分类导航 Class
丝绸之路
Silk Road
石窟壁画艺术
Grotto Mural Arts
世界奇迹大观
World Wonders
亚非世界文化遗产
Asia & Africa
欧美世界文化遗产
Europe/America
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Non-material Culture
  文化艺术交流项目
01
重走西行路-玄奘大师西行东归国内段(长安-秦州-凉州-安西-伊吾-白力城-高昌-龟兹-于阗...
02
Master Xuanzang’s footprint in China (Chang’an-Qinzhou-Liangzhou-Anxi-Yiwu-Bai...
03
2018年禅文化/企业家禅修/国学讲座/禅修净心/道家养生/中医辟谷/佛艺雅集及世界儒释道...
04
石窟壁画艺术-龙门+云岗+麦积山+炳灵寺+莫高窟+柏兹克里克+吐峪沟+克孜尔+森姆塞姆石窟...
05
九华山排毒养生-大德开示-禅修净心4星级酒店(净心之旅国际文化010-59796156)
06
Mahayana Buddhism first entered China through Silk Road
07
Astrological Explanation of Inedia/Breatharianism
08
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中运用《金刚经》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09
欧洲文化艺术精华-博物馆美术馆全覆盖(德国-法国-意大利-梵蒂冈-奥地利-荷兰-比利时)美...
10
诚征中医理疗养生合作单位-针对欧美人(推拿按摩,针灸,拔罐,刮痧等)
11
重走玄奘大师西行路禅文化交流
12
2017年禅文化/企业家禅修/国学讲座/禅修净心/道家养生/中医辟谷/佛艺雅集及世界儒释道...
13
玄奘大师西行路/桑奇佛塔/阿旃陀石窟/内观体验
14
中华传统武术-少林功夫及传统文化体验课程
15
柬埔寨吴哥、金边6天5晚 文化交流+禅修之旅
16
关于净心优秀传统文化艺术讲堂
17
禅修养生:参禅打坐, 修身养性
18
公益行-相约九华山佛学讲座+禅修+朝山净心之旅4天
更多...

莫高窟第217窟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的看相图及相关问题
来源:净心之旅 更新日期: 2016-1-13 浏览次数: 970 字号选择:  


 

郭俊叶 丝绸之路溯源


敦煌莫高窟唐代第217窟主室南壁绘有一幅经变画。这幅经变画颜色鲜艳,技法精湛,历来备受关注。关于其内容,目前存在一些争议,以前一般认为是法华经变,近年日本学者下野玲子提出其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1],得到了不少学者的认同,笔者也同意后一种看法。但是下野玲子对这幅经变画中局部情节的认定,笔者认为尚有可商榷之处,其中的一些内容还需要做进一步地探讨。另外,在这幅经变画之中还题有发愿文,从发愿文所在的位置及伯希和笔记所记的发愿人,都说明发愿人并非本窟窟主阴氏,而是另有其人。本文试对这幅经变画中的局部情节及发愿文等问题做一些论述。


一、莫高窟第217窟南壁经变画局部图像考察

217窟南壁经变画左下方有一系列小画面,其中的三个画面,笔者认为是关于祈子祈福、生子及看相的内容。以下就这三幅小画面逐一做解读。


1、关于乞子祈福图

一座高山,山顶上放置一经架,山下十余人(女子约有4身)围绕高山,面向山顶礼拜(图1)。这是表现将佛顶尊胜陀罗尼安于高山之上礼拜祈福的场景,其经文如下:


佛告天帝,若人能书写此陀罗尼,安高幢上,或安高山或安楼上,乃至安置窣堵波 中,天帝若有苾刍、苾刍尼、优婆塞、优婆夷、族姓男、族姓女,于幢等上或见或与相近,其影映身,或风吹陀罗尼上,幢等上,尘落在身上,天帝,彼诸众生所有罪业,应堕恶道地狱畜生阎罗王界饿鬼界阿修罗身恶道之苦,皆悉不受亦不为罪垢染污。[2]


上述画面中有两女子立于柳树下,以前被认为是折柳送别图[3],实际上女子并未折柳,其中前一身女子双手合十,她和其他人一样,正在虔诚地礼拜山顶放置的佛顶尊胜陀罗尼以乞子祈福。画面中杨柳依依,表现的正是暮春三月的景象。在三月,中国自古就有一个重要的节日——上巳节。在这一节日里,主要有踏青、戴柳圈辟邪、迎玄鸟、祀高禖等活动,其中迎玄鸟、祀高禖就具有祈子的性质。有的地方在春季还流行摸孔石、买江鱼以祈子。宋代黄庭坚《木兰花令》就描绘了当时的情景:黔中士女游晴昼,花信轻寒罗绮透。争寻穿石道宜男,更买江鱼双贯柳。[4]


虽然经文中说陀罗尼可安置于高幢、高山或高楼之上,供人礼拜祈福,可以使人不堕恶道,但是我们看到在莫高窟第217窟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只有安置陀罗尼于高山之上的画面中才出现了女子的形象,安置陀罗尼于高幢或高楼上的画面中,其礼拜者均为僧人或世俗男子。将女子置身于春天山下杨柳依依的环境之中,很可能是为了表现祈福祈子的情景。在莫高窟盛唐第31窟,宋代第55454窟内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都发现有祈子的画面,说明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大多绘有祈子图,但其他洞窟中均是直接用摩睺罗来表示祈子[5],不像第217窟这样隐晦。另外,莫高窟第3155454窟内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都是既有祈子图又有生子图,画面均绘在一起,紧密相连,反映从祈子到生子的过程。第217窟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有比较明显的生子图,所以可能也存在祈子图。总之,我们认为图中高山之下礼拜佛顶陀罗尼的女子应是在祈福祈子。


2、生子图。画面中一女子着红裙,盘腿坐于榻上,体态臃肿,为产妇。另有一女子着绿裙,侧身坐于榻边,怀抱一小孩。屋外走来一老人,手拄拐杖,应为医生。(图2)以前认为这幅图是如子得母如病得医图,[6]其实也只有豪贵最胜家生子后有能力延医看病,所以此图表现的是富贵人家生子图。这幅图与看相图毗邻,位于看相图的左侧,从而表现生子之后看相的连续情节,形成系列画面。


3、关于看相内容

画面中一西域亭式建筑,圆顶,拱门上部作桃形,为尖拱门。亭内放置具有壸门的榻。亭前置一矮榻,上铺饰有花朵图案的锦毯。榻上坐三人,正中盘腿坐一贵妇人,内着高腰绿裙,外披红色翻领大衣,头发高束于头顶并以黑色丝织物蒙之。其旁侧身坐一着红色大衣男子,脸部不清,唯见其长髯下垂,束发或短发。榻边侧坐一怀抱小孩的婆罗门,此人裸上身,斜披绿色长巾,着红色短裙,赤脚。榻上之人成三角布局,形成互答场面。榻右侧站立一人,双手合十,装束与前一身婆罗门相同。(图3


关于此图像,以前的研究里未见有具体的解释,下野玲子将这一画面与其左侧画面一并解释为若人须臾得闻此陀罗尼可以或得大婆罗门家生,或得大刹利种家生,或得豪贵最胜家生[7]。下野玲子用这段经文来解释此画面应该是正确的,但她同时认为婆罗门、大刹利种这些中国所没有的种姓婆罗门、王族是以婆罗门形人物和贵人来表现的,其家以西域式建筑来表现[8],笔者则认为并非如此,关于此图像中的具体情节,尚需做进一步探讨。


如前文所述,莫高窟第217窟所绘婆罗门两身,其中一身怀抱小孩侧坐于榻上,与另两位坐于榻上之人形成三角形布局,应是画中的主要人物,而另一身婆罗门双手合十立于一侧,是充当次要角色的侍从。榻上三人及小孩,形成画面的核心内容。中间正面盘腿坐者与侧身坐者的男子,应为男、女主人。婆罗门怀抱小孩,这种画面在敦煌壁画中一般为婆罗门为孩子看相的情节,这里很显然也是在为孩子看相。


印度的种姓制度,将人分为四个等级,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种姓世袭,不能更改。婆罗门为第一种姓,地位最高,从事文化教育、祭祀、占卜等行业。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二载:

其婆罗门学四《吠陀论》:一曰寿,谓养生缮性;二曰祠,谓享祭祈祷;三曰平,谓礼仪、占卜、兵法、军阵;四曰术,谓异能、伎数、禁呪、医方。[9]


在敦煌壁画中,婆罗门一般被绘成束发或披发,裸上身,披巾,穿犊鼻裤或短裙,赤脚形象,常见于故事画、法华经变、佛传画等画面之中。佛传画中有名的情节摩耶夫人占梦,太子占相,即请懂占卜、看相术的婆罗门为之占梦、看相。摩耶夫人占梦故事,如刘宋求那跋陀罗译《过去现在因果经》卷一曰:尔时白净王,见摩耶夫人诸瑞相已,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即便遣请善相婆罗门,以妙香花种种饮食而供养之[10]。太子占相故事,如隋代阇那崛多译《佛本行集经》卷九《相师占看品》记载:时净饭王,即召相师解占观者,呼使前来,令看太子。作如是言:汝诸相师等,占是太子,在我族中,为好为恶,汝等好看吉凶之相。’”[11]


涉及到《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经文,看相图表现的内容应当是或得生大婆罗门家生,或得大刹利种家生,或得豪贵最胜家生,总的来说都是听闻陀罗尼后会出生于豪贵家庭。只有豪贵家庭才有能力请婆罗门占相,这里虽然绘制了婆罗门,但并非是像下野玲子所说的婆罗门家庭,而是以请婆罗门占相一事来表现豪贵最胜之家。另外,莫高窟第23窟窟顶东披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在生子图左侧也绘有一幅看相图。图中有一西域亭式建筑,拱券顶,尖拱门,亭内坐一红衣妇女怀抱一裹绿衣小孩,亭前站两身裸上身、赤脚、高大婆罗门。只是这幅看相图情节较为简单。


以上是对莫高窟第217窟南壁经变中三个小画面的分析,认为它们是祈子祈福、生子、看相图。下面我们要对第三幅画面——看相图,进行着重讨论。这幅看相图,在建筑、坐具及主人的装扮上,表现出与唐时中原迥异的风格,这是值得注意的,也是我们以下所要探讨的问题。


首先从建筑风格上看,看相图后所绘为西域式建筑,具拱门、圆顶或筒拱顶,城池及建筑周围栽种竹子点缀其间。而在同经变右上侧也绘出了同样西域式的建筑及院落,经研究是表示西国,内容为佛陀波利受文殊化老人点化返回西国取《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的场面[12]。萧默先生认为,这种建筑的城形与房屋形象正是新疆地区土结构技术的反映[13]。在中亚的塔什干、费尔干纳和比什凯尔一带,曾发现过由粟特人在西突厥与唐政府管辖时期所建的佛寺遗址,屋顶大多是拱券形或穹隆顶[14]


佛陀波利本为罽宾国沙门,大致而言,罽宾位于印度北部。唐智升撰《开元释教录》卷九载:

沙门佛陀波利,唐言觉护,北印度罽宾国人,忘身徇道,遍观灵迹,闻文殊师利在清凉山……遂返归本国取得经来,既达帝城便求进见。[15]


文中言佛陀波利返归本国取得经来,即其从罽宾国取经而来,那么画面中的两处西域式建筑应该表现的是罽宾国等中亚地区的建筑风格,相应地其所描绘的正是罽宾中亚等地的风土人情。

其次,从着装上,女主人着高腰抹胸绿色长裙,外披红色翻领大衣,头以黑色巾罩之。关于女主人的红色白翻领敞衣。这种翻领敞衣是中亚服饰,在敦煌莫高窟西魏第285窟以及隋代、隋末唐初洞窟如莫高窟第303389390等窟中均出现翻领敞衣的男、女供养人像,经姜伯勤先生研究是信仰祆教与佛教的滑姓人供养人像,其服饰是中亚地区包括粟特人在内的一种服饰[16]。关于其头饰,《北史》卷九十七《西域传·康国传》记载:

其妻有发,幪以皂巾。丈夫翦发,锦袍。名为强国,西域诸国多归之……人皆深目、高鼻、多髯。善商贾,诸夷交易,多凑其国。[17]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八《西戎传·康国传》亦载:

其人皆深目高鼻,多须髯。丈夫翦发或辫发。其王冠毡帽,饰以金宝。妇人盘髻,幪以皁巾,饰以金花。人多嗜酒,好歌舞于道路……善商贾,争分铢之利。[18]


“幪以皂巾”即以黑色的头巾包裹头发。这幅图中的女主人,头发用皂巾蒙之。北周安伽墓出土的石榻屏风中有一幅男女主人对饮图,其中的女主人与莫高窟第217窟的妇女有着相同的坐姿,相同的衣饰,体态也是较为丰腴。考古发掘报告称:“女主人居左,发髻盘于头顶,身着浅灰色圆领束胸长裙,披红色帛,慈眉善目,体态丰满。”[19](图4、图5)安伽墓女主人的束胸长裙、外披红色帛、体态丰满都与第217窟的女主人相类似。安伽墓女主人盘发,而第217窟则以黑巾蒙发,略有不同,但这正与史书记载相同。也就是说,安伽墓中的女主人只是盘发,并未蒙巾,第217窟在盘发之后又蒙以皂巾,并不冲突。画面侧身坐者男主人长须,与史书记载“多髯”也相符。


另外,《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八《西戎传·康国传》载:

(康国人)有婆罗门为之占星候气,以定吉凶。[20]

画面中出现两身婆罗门,一位看相,一位行合十礼立于一旁,正是其国人民生活的写照。不仅有生子占相,而且还占星候气,定吉凶,可见婆罗门在其社会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印度婆罗门所从事的占卜等行业早已闻名于古代中亚、敦煌乃至中原,并以其言作为上奏武周朝廷祥瑞之有力根据。在敦煌遗书P.2005《沙州都督府图经》中就记载有天竺婆罗门占卜预言一事:


蒲昌海五色

右大周天授二年腊月得石城镇将康拂耽延弟地舍拨状称:“其蒲昌海水旧来浊黑混杂,自从八月已来,清明彻底,其水五色,得老人及天竺婆罗门云:‘中国有圣天子,海水即清无波。’奴身等欢乐,望请奏圣人知者。”[21]


石城镇是一个典型的粟特聚落。据S.367《沙州伊州地志》:

石城镇,本汉楼兰国……隋置鄯善镇,隋乱,其城遂废。贞观中,康国大首领康艳典东来,居此城,胡人随之,因成聚落,亦曰典合城。上元二年(675)改为石城镇,隶沙州。[22]

正因婆罗门不仅在印度,而且在中亚乃至粟特人的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所以在粟特人家生子后会请婆罗门占相。


再者,坐具上亦能体现其西域特征。第217窟看相图中,三人所坐为矮榻,榻上铺设花纹锦毯,而西域式建筑内也置以壶门形榻。粟特人习惯于坐榻。从出土的粟特墓葬可知,不管是安伽墓或史君墓,都有带屏石榻,榻上还存铺有毡毯的痕迹。“安伽墓石榻平面的边沿打磨光滑,但榻面中部全是未经打磨的糙面,糙面上还发现有残存的毡毯类织物残片,说明当时有与糙面面积大小相等的毡毯覆盖其上”,并且屏风画中赛袄与宴饮场面中,总出现粟特人与披长发之人坐石榻上对饮、观舞的场面,韩伟先生据此认为“这种榻床是袄教徒常用的生活用具,放置墓内的也是用于墓主在地下赛袄或饮宴之需要,而不是放置棺椁的。”[23]因而榻可能是粟特人的日常生活用具。粟特人以来华经商而闻名,富甲一方。在这里绘上粟特人及其生子、看相场景,目的同样是表现富贵人家。


二、第217窟南壁发愿者及其与第217窟窟主关系的推测

莫高窟第217窟为阴家窟,主室西壁龛下两侧绘阴氏家族供养人像。此窟始建于盛唐,大约在唐中宗神龙年(705706)之前建成,[24]也有认为建于景云年间,[25]或者初建于神龙(705)至景云二年(711),[26]或者是景龙二年之后所建,[27]重修于晚唐、五代、清时。


阴氏属于敦煌大族。敦煌遗书P.2625《敦煌名族志》残卷记载有三家,其中就有阴氏,其中有文曰:“隋唐以来,尤为望族”,由此可知阴氏在敦煌的地位非同一般。早在西魏时,莫高窟第285窟主室北壁就有阴氏供养人像,题名有“阴安归”、“阴苟生”、“阴无忌”、“阴胡仁”等。据《西凉录》,敦煌太守阴澹于都乡斗门上开渠溉田,百姓蒙利而安,因以为号。初唐时阴氏参与修建北大像,《莫高窟记》(P.3720V、莫高窟第156窟前室北壁题记)载:“至延载二年(695)禅师灵隐共居士阴祖等造北大像,高一百四十尺。


除第217窟外,莫高窟初唐的第321窟、[28]中唐的第231窟、晚唐的第138窟均为阴家功德窟,可见其财力、实力雄厚。阴氏家族曾是“节度内亲”,张承奉母亲即阴氏女子,[29]莫高窟第138窟题名“河西节度使张公夫人后敕授武威郡君太夫人阴氏”,另还有一些在敦煌较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曾在景龙二年任昭武校尉前行兰州金城镇副阴嗣瑗(参见北图律字2号《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卷尾题记),P.2005《沙州都督府图经》记载武则天时向武氏进献祥瑞的阴嗣鉴、阴守忠,[30]曾于926933年任河西都僧统的阴海晏和尚,[31]以及P.2970P.2482文书所记载的曾任归义军节度内亲从都头守常乐县令检校国子祭酒兼御史大夫的阴善雄等等。


阴氏在敦煌历史上以善于奉承、审时度势、顺应政治气候而出名。前引敦煌遗书P.2005《沙州都督府图经》所记载上表武氏四瑞,其中有三则俱为阴家所上,并与其姓与名相关联,一为五色鸟,与阴嗣鉴有关;二为白狼,与阴守忠有关。录文如下:


五色鸟

右大周天授二年一月,百姓阴嗣鉴于平康乡武孝通园内见五色鸟,头上有冠,翅尾五色,丹嘴赤足,合州官人、百姓并往看,见群鸟随之,青、黄、赤、白、黑五白色具备,头上有冠,性甚驯善。刺史李无亏表奏称:“谨检《瑞应图》曰:‘代乐鸟者,天下有则见也。’止于武孝通园内,又阴嗣鉴得之,臣以为,阴者,母道;鉴者,明也,天显。”

……

白狼

右大周天授二年得百姓阴守忠状称:“白狼频到守忠庄边,见小儿及畜生不伤,其色如雪者。”……又见于阴守忠之庄边者,阴者,臣道,天告臣子,并守忠也。[32]


《旧唐书》卷六《则天皇后本纪》:(载初元年秋七月)有沙门十人伪撰《大云经》,表上之,盛言神皇受命之事。制颁于天下,令诸州各置大云寺,总度僧千人。[33]《莫高窟记》记载:“又至延载二年(695)禅师灵隐共居士阴祖等造北大像,高一百卌尺。”据研究,莫高窟北大像(今第96窟)即为当时应制而建的大云寺[34],而大云寺是阴氏家族阴祖居士为代表而发起修建的。阴氏家族在武氏时崛起,活跃于敦煌的政治、宗教各个方面,都与其当时的经济、社会地位及其献宠于武周政权有关。


敦煌阴氏自古有粟特人联姻的传统。莫高窟第285窟北壁西起第二铺发愿文右侧与阴氏相对的女供养人第一身为“史崇姬”,史氏为昭武九姓之一,从其所处位置来看,应为阴家女眷所在行列。郑炳林先生认为这身史姓女供养人像可能是最早出现的粟特女供养人题记。[35]这是较早出现的阴家与粟特人联姻的记录。Ch.lviii.003《建隆四年(963)五月廿三日施主康清奴发愿文并供养人题名》记载康清奴家族与阴氏两代通婚。另外,五代重修的安氏家窟第129窟,据其题名可知也与阴氏有联姻关系[36]。郑炳林先生认为注重与汉族通婚是粟特婚姻的一大特点[37]


古代敦煌阴氏有着相当的财力与社会地位,又可顺应时代,积极把握时代脉搏,又与粟特人有通婚的特点。巧合的是在阴家窟第217窟的经变画中出现了粟特人画像,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这铺经变画的发愿者应不是阴氏,而是另有其人。以下我们就这一问题尝试进行解读。第217窟南壁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主说法图下方正中有一榜题块。一般而言,此位置所题榜题应是经变的序文或其内容,但据残存录文,这里的题文是发愿文[38]。其题名也以“发愿文”名之,可见确为施主的发愿文。


作为洞窟窟主的发愿文,在敦煌一般会题写于主室西壁龛下,或前室西壁门上,或洞窟正面位置,如中心塔柱正面、佛床下面等,这些位置经常会看到一方形发愿文框。但第217窟南壁的发愿文却题于南壁经变画中,主说法图之下。这就让我们推论这幅经变画非窟主阴氏的发愿文,而是另有其人出资绘出,这个出资人推测应是粟特人。伯希和当时抄录时,认为这个发愿文是贾生□的发愿文:“左侧壁大画面上的中央题记中包括潞荆(州)贾生□的□愿文’。[39]“潞荆(州)”二字作为地名应为潞州而非潞荆。


《元和郡县图志》卷第十五《河东道四》记载:

潞州,(上党。大都督府。开元户六万四千二百七十六。乡一百三十三。元和户一万七千八百。乡一百二十。)今为泽潞节度使理所。管五州:潞州、泽州、刑州、洺州、礠州……周武帝建德七年,于襄垣县置潞州,上党郡属焉。隋开皇十年罢郡,自襄垣县复移潞州于壶关,即今州是也。州得名,因潞子之国。武德元年,又于襄垣县置韩州,贞观十七年废。开元十七年,以玄宗历试尝在此州,置大都督府。[40]


《旧唐书》卷八《玄宗上》记载:景龙二年四月,兼潞州别驾。[41]唐中宗景龙二年(708),李隆基兼任潞州别驾。荣新江先生在对粟特聚落进行了全面考察后,认为粟特人沿着他们经商的路线,由西向东进入塔里木盆地、河西走廊、中原北方、蒙古高原等地区,这条道路上和各个主要城镇,粟特人几乎都留下了遗迹,甚至形成聚落。[42]潞州还是从太原通往洛阳的重镇。那么在潞州这个唐玄宗曾兼任“潞州别驾”之地,绝不会没有粟特人的活动。


贾生者,可作商贾解。生,有学问或有专业知识的人,如书生、儒生、医生等。粟特人极重商,以利多为善。《通典·边防九·西域五》卷第一百九十三引韦节《西蕃记》云:康国人并善贾,男年五岁则令学书,少解则遣学贾,以得利多为善。[43]及前引“善商贾,争分铢之利”等,都说明粟特人的重商之道。敦煌出土文书P.3813《唐人(文明)判集》曰:“长安县人史婆陀,家兴贩,资财巨富,身有勋官骁骑尉,其园池屋宇,衣服器玩,家僮侍妾比王侯[44]此虚拟判例,从中可以窥见粟特人的豪富,可与王侯相比。这里的贾生恰与画面中的粟特人身份相对应。当然这个“贾生“贾”也可能解释作姓氏,但如果是姓贾的发愿人,那么与阴氏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217窟的建成年代,如前所述有四种观点,至迟在景云二年之后,这幅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是首次出现于敦煌壁画中,距佛陀波利于永淳二年(683)从西域携经入华的时间不长。据《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序,《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梵本自佛陀波利携带入华之后,很快就被译出,前后又有多个译本,最为流行的是佛陀波利亲译本。由敦煌出现此经变的时间判断,从经文译出到经变画的形成,也是在很短时间内完成的。在《佛顶尊胜陀罗尼序》中志静言及该经有两个译本即日照法师(地婆诃罗)及杜行顗共译本与佛陀波利及顺贞译本,可知,是时义净译本尚未译出。序文中所言最晚时间为“永昌元年(689,因而具有佛陀波利至五台山见文殊及回西国取梵本等序文中所言内容的经变画粉本绘出的时间应在永昌元年之后。由此可知,从粉本设计成稿到莫高窟第217窟壁画的出现,在公元689年-706年之间。


粟特人来华经商,往来于丝路之上,经变画一经创作形成,粟特商人极有可能第一时间携带到敦煌。上文可以看出敦煌阴氏与粟特人有着较深的渊源关系,且在武周时因向武氏政权献瑞等原因而势力上升,因而在阴氏家窟中出现敦煌的第一铺佛顶尊胜罗尼经变,也在情理之中。


敦煌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因莫高窟第103窟经变下部画面残损严重,不清,所以只有第217窟所绘为粟特人物,同是盛唐所建的莫高窟第31窟,其看相图中主人则明显为戴幞头,着宽袖袍服的唐代汉族官宦形象,至莫高窟宋代第55窟也是如此。这种现象的出现,时代不同是一方面原因。粟特人在隋唐时活跃于中原及丝绸之路上,敦煌的粟特人则形成了从化乡聚落[45]。安史之乱后,粟特人地位下降。敦煌至晚唐五代时虽仍存在,但却在各个方面融入了汉族,绝大多数已经汉化[46]。另一方面是因为粉本的来源问题,还有发愿人的问题。


217窟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为敦煌首次绘出,而且距该经的译出时间不长,因而这幅经变画与原创者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其粉本有可能为此幅经变的发愿者“贾生□”从中原携带而来。在经变画中多次出现粟特人建筑,除依经序文所言乃去西国取经外,另外在显示富贵人家中绘入粟特人及其建筑,那么说明当时粟特人以经商富裕成为普遍现象,是一种共识。还有一方面原因即创作此经变画的画师可能为粟特人,就像姜伯勤先生指出的“南北朝及盛唐前许多著名的画家是于阗籍和粟特籍的”[47]


三、结语

通过对第217窟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中相关画面的分析,我们认为其中绘有祈子祈福、生子、看相图,其中的看相图不管是画面中出现的建筑、人物,还是服饰,都表现出粟特人的特征,反映了粟特人的生活情况。画面中借粟特人来显示经文中所言的富贵人家。这幅经变画中绘有一方发愿文,从发愿文所处的位置及内容来看,发愿者应不是窟主阴氏,而是另有其人。从伯希和笔记来看,这个发愿人可能是来自潞州的粟特人。


此铺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是敦煌首次出现,并且距其经文译出时间不长,其粉本来源极有可能来自中原,由往来于丝路上的商贾粟特人携带而来,并出资于以善于顺应时政并于武周时在政治上迅速崛起的阴氏家窟中绘出。阴家自古就有与粟特人联姻的传统,因而此发愿人可能与阴家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由于发愿文不甚清楚,给研究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笔者依据目前所知的不完整的发愿文,作出以上推论,以期抛砖引玉,或期待更多新材料的发现,来解开此经变的未解之谜。








上一篇:敦煌榆林窟和东千佛洞壁画上的拉弦乐器研究
下一篇:2016年莫高窟旅游开放公告

首页 | 联系我们 | 公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其他业务 | 版权声明 | 申请链接
北京办公室:010-59796156 西安办公室:029-89396276
新疆办公室:0991-2671466 河南办公室:13937187005
QQ: 2304721043 1047423912 
邮箱:eileen@188.com bailimei@188.com
Copyright (C) 2015-2035 净心之旅(北京)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ngxinzhilv.net 净心之旅.net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5038525号-1